当前位置:大众房产网 > 临沂 > 租房 >

“租房族”揭露房地产中介不诚信行为

2013-05-17 15:02    作者: 余飞   来源:法制日报  

对于每一个到城市打拼的人来说,租房都是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。而要租房,又不可避免地要和中介打交道。说起乱象丛生的房地产中介市场,每个漂泊在城市里的人都有一段“酸甜苦辣史”。

    调查动机

    对于每一个到城市打拼的人来说,租房都是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。而要租房,又不可避免地要和中介打交道。说起乱象丛生的房地产中介市场,每个漂泊在城市里的人都有一段“酸甜苦辣史”。

    □特别调查

    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

    喊着号子,牛文和朋友一起,奋力将一张床垫抬起来靠在墙上。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,牛文几乎带着哭腔说:“我再也不想搬家了!”

    这是一个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小卧室,一张双人床已经占去了几乎三分之二的空间。尽管不是拎包入住、尽管房子各方面不尽如人意,但牛文在看房后的30分钟里,还是决定搬进来。“房间可以说很小,没怎么装修,也没空调……”牛文掰着指头,“但一个理由就说服了我——房子是直接从房东手上租过来的,再也不用受中介的气了。”

    5月12日,北京白天的气温达到了33摄氏度,同时也刮起了大风。在牛文看来,顶着烈日、风沙,马不停蹄地找房子,如此悲催的状态全是房地产中介所赐。

    “只要是从中介手中租过房子的,就没有不骂他们的。”只有在数落房地产中介的不是时,平日里说话有如吴侬软语的牛文,才会表现出东北女孩儿的豪爽。

    房地产中介真的如此不受人待见吗?

    小中介几乎不靠谱

    牛文在北京望京地区的一家公司工作,她与房地产中介之间的“过节”,得从她在北京亮马桥附近租的一个房子说起。

    去年5月,牛文与人合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。“其实用转租这个说法更合适。我是从一个女孩手里转租了一间卧室,这个女孩从一家不知名的小中介公司租下这套房子。”牛文说,房子确实还不错,大家住在一起也很融洽。所以在今年5月底,租房合同快到期的时候,她们准备找中介续租。

     电话打过去,手机里传出柔美的声音——对方已停机。连续几次,都是如此。这让牛文她们有点急了。登录中介公司的网站,页面打开正常,不像是骗子。牛文她们决定到中介公司的实体店铺咨询。找了一大圈,她们得到一个信息,这家中介公司倒闭了。“找不到中介,找不到房东,这个房子肯定不可能再租下去了。但更关键的是,之前租房时交的押金打了水漂。”牛文说,知道这个情况,租房的女孩欲哭无泪,毕竟大家的工资都不高。

    “无声无息就倒闭了,也不给租客任何说法。小的房地产中介真的很不靠谱。”牛文说,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,她此前还遇到过更不靠谱的中介,这些中介在介绍房源时,自称是中介公司的,签合同时又是以个人的名义。收房租的时候很积极,但收钱后,说不见就不见了。

    “从小中介公司租房子,一开始就得交5个月的房租,其中押金是1个月的房租,中介费是1个月的房租,还得提前交3个月的房租。住了两个月之后,中介开始收下一季度3个月的房租。也就是说,住两个月的房子,就已经交了8个月的租金。”牛文说,“如果能够一直安安稳稳地住下去,交钱也无妨。让人揪心的是,住了不到半年,房东出现了,说房子不出租了,让我们准备搬家。一般来说,遇到这种情况,我可以从中介公司拿到赔偿。但是,中介却在这个时候消失了。赔偿金拿不到,之前交的押金也要不回了。关键问题是,对于这种时而以个人身份出现,时而以公司名义出现的小中介,连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。”

     牛文告诉记者,出现这种情况,也怪自己没有认真核实中介的信息。

    如果说牛文的遭遇里有自己不谨慎的成分,对于在北京一家保险公司工作的田星来说,即便再谨慎,也没逃过中介的算计。2012年年初,田星从北京中福置地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租了一间房。半年后,中介公司的业务员告诉他,公司分家了,他的租房业务被转到北京全涞福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,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同一个人。“因为公司变了,我提出重新签订合同,不然我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。”田星说,当他提出这个要求时,被中介拒绝了。理由是,重新签合同,意味着原合同作废,田星应当承担违约责任。

    中介的这一说法让田星百口莫辩,更换合同一事只能不了了之。让田星没想到的是,麻烦还在后面。转眼合同到期,田星到中介公司要求退押金,结果生了一肚子气。“中介说,房子墙壁上有铅笔划痕,床架上是木板而非床垫,这些都得扣钱。”田星两手一摊,“这些事情没法跟他们讲道理。墙上的铅笔划痕之前就有,只是没有写在合同里。再说,我都快30岁的人了,会干这种小孩子的事情吗?木板是我要求中介换的,他们把床垫拉走了,这个也没写进合同,结果让中介钻了空子,扣了800元押金。”

    更让田星恼火的是,中介公司的业务员直接对他说,不可能让他全额拿回押金,会想办法扣钱。

    中介费每年都得交

    纯净水瓶沿着墙根一溜排开,站在门口狭窄的过道,让人一时不知怎么落脚。

    “实在不好意思,确实没地方放了,这些瓶子准备再存几天就拿去卖的。”许灵搓着手,不好意思地说,“买纯净水就是为了给孩子冲奶粉的,大人也不讲究这些。”

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许灵,经济条件并不宽裕。一年前,她租下这个位于北京市酒仙桥地区的房子时,也就是看中了房租便宜。只是没想到,一年后的今天,她要为这个曾经便宜的房子发愁。

    “这个房子是从中介手里租的,租房合同签了一年。到今年6月底,合同就该到期了。中介前几天给我打电话,说这个房子如果要继续租的话,得再交一次中介费,就是一个月的房租3000多元。”许灵说,当时她就急了。他们夫妇两人的工资都不高,今年年初孩子出生后,也花了不少钱,突然多出这笔额外的支出确实让她有点捉襟见肘。

    情急之下,许灵想起来,房东之前来看房子时曾给她留了个电话,能不能直接跟房东签合同租房呢?酝酿好措辞,许灵拿起手机拨了过去。电话那头的房东听完许灵的请求,很爽快地答应了她。

    “如果我与房东直接签合同,我们双方都可以省下一笔钱。从中介手里租房,就像他们说的,我得再交一次中介费。同样,如果房东将房子继续委托给中介,再签合同时,也得再交一次中介费。而且房东交得更多,是一个半月的房租。简单地说,中介要求一年签一次合同,每年都可以向租客和房东收一次中介费。”许灵说,她跟房东沟通后,算出了以上这笔账。

    与房东谈好后,许灵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。许灵和房东各自与中介联系,表示不再委托中介,自行签合同。

    可是没过几天,中介的电话又来了。“他们说,就算我直接跟房东签,也得给他们交中介费。因为是他们的工作在先,我才能认识房东的。看在大家都是熟人的份上,可以打八五折。”许灵无奈地说,“我后来也打听了,各个中介公司好像都有这样的规定,只要是经中介公司介绍房源,就算是租客与房东自行签合同,也得给他们交中介费。”

    “不管怎么说,都得给中介交笔钱。”许灵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撩起一缕搭在额头的头发,“现在只能认了。再过几天,合同到期了,中介要来验房子,我也不想再惹什么麻烦了。好在房东答应今年不涨房租。之前中介告诉我,房东提出要涨房租。”

    隐瞒信息忽悠租客

    房地产中介在向租客介绍房源时,也在不断搜集出租的房源。不过,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,一不留神看走眼收了一个户型不好的房子,很可能因为租不出去而砸在自己手里。这个时候,如何诓住租客,就得看房地产中介业务员的“本事”了。

    在北京一家网站工作的穆石,就曾有过被房地产中介“套住”的经历。

    2010年,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穆石,准备与同事合租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。网上搜寻之后,发现一个性价比很不错的房源。从网上的图片可以看出来,房子装修虽不算豪华,但也温馨。穆石当即与网上显示的广发房地产中介公司的业务员联系看房。对方称,房东的亲戚现在还住在房子里,此人脾气较怪,不喜欢不认识的人到自家房子里晃悠。

    “不看房,我怎么知道具体情况呢?”在穆石的坚持下,房地产中介的业务员提出了一个建议:为了不耽误别人上班时间,晚上下班之后再去,就在房子门口看一下就行了。

    约好时间后,穆石与业务员一起去看房。到了要出租的房子,房东亲戚一家正在吃饭,只能按之前约定好的,站在门口打量一下,“当时看,确实还不错,跟网上图片一样。”穆石说,看房之后的第二天,他就与房地产中介的业务员签了合同。

     眼瞅着就要搬“新家”了,穆石突然接到业务员的电话。对方语带歉意地说,有一间卧室没有房门,被房东改成了客厅。“那不就相当于一室一厅吗?我们可是按两居室的价格租的。”穆石急了,连忙赶到广发房地产中介公司,要求找公司经理说个明白。

    经理很客气,道出了其中缘由。原来,本是两居室的房子被房东改成了两厅一室,中介人员收房时没注意看,直接按两室一厅的户型收了,还与房东签了代理合同。收房的工作人员只能哑巴吃黄连,自己负责将这房子按两室一厅的户型租出去。谁知,来了几拨租客,都发现了这一问题,房子一直租不出去,直到穆石。

    “现在想来,中介是故意让我们晚上去的。所谓房东亲戚不让外人进屋也是骗人的,就是为了不让我们仔细看房。”穆石说,了解到原委后,他要求中介公司另外再找一个两室一厅的房源。

     “合同已经签了,如果我不住,就是违约,得交三倍赔偿金,只能要求他们换房。”穆石感叹自己涉世不深,最终还是没有斗过中介,“他们一口咬定附近没有合适的房源,就是不肯换房,最后答应每个月房租少200元,再添置一张床。”

    穆石告诉记者,中介的这种行为肯定属于欺诈,他也想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。“但是,我刚参加工作,实在没有精力,也没有金钱耗在打官司上。只能当花钱买教训了”。

这种想法也都被牛文、田星所提及,在他们看来,作为一个疲于为生计奔波的租房者,实在没法跟不诚信中介抗衡。

临沂房产

您对其他相关新闻感兴趣,请在这里搜索

 
 

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众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众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